5层楼高分分钟夺命巴生人怕大风吹倒树

2020-06-05  阅读 326 次 作者:

5层楼高分分钟夺命巴生人怕大风吹倒树 大树至少80尺或5层楼高,由于根基不深,居民非常担心刮风期间会发生倒树问题。

大风灾之后,巴生中路居民心有余悸,担心幸存的5层楼高大树木会被吹倒,疾促巴生市议会派员砍树。

较早前于本月1日巴生地区发生大风灾,位于灵丹穆达路(Lintang Muda)和中路吉打路(Jalan Kedah)多个民宅及公共设施遭大树压毁,居民面对惨重损失,甚至断电至少12小时之久。


遇此经历后,居民更担心的是目前当地仍有很多棵美化树或在刮风季节成为“计时炸弹”,随时会被大风吹倒引发不堪设想的悲剧,促请当局勿草菅人命。

居民说,虽然可以理解当局人手不足,尤其风灾发生后无法马上赶到现场清理残局,惟如今已时隔一周,倒塌树干还是横在现场,而他们去年也曾提出砍树的要求,却未见采取行动。

要求砍树没回应

“我们很无奈,早在一年前,我们就多次致函巴生市议会,要求把长得如5层楼高的大树砍矮,然而有关诉求从未得到回应;结果,风灾发生后,共有3间民宅被压毁,尽管当时代议士也及时赶来慰问和巡视,但其承诺至今也如石沉大海。”

居民说,他们不祈求当局事后赔偿,而是更希望市议会能更关注人命安危,以提早防范,因此应在近期内立刻协助砍树工作,还居民安心居住环境 。


他们说,大树除了潜伏危机,树根也导致草场排水沟渠受损,落叶更堵塞排水道并成为蚊虫滋生的温床。

5层楼高分分钟夺命巴生人怕大风吹倒树 倒向草场的大树,树根留下一个大坑洞,或危及公路使用者安全及滋生蚊虫。

盼勿推搪没钱砍树

——从事旅游业居民●蔡梧桐(32岁)

我们早已意识大树的威胁性,去年开始分别和邻居多次向市议会投诉,要求他们关注及采取砍树行动,我至少投诉了五六次,最后一次得到的回应是今年9月,当时官员告知没有资金预算,因此无法砍树。

无法接受有关解释,尤其风灾后,真的希望当局能够更关注人命,而不是一再推搪说没有资金,无法砍树。

10月1日发生风灾当天是周一,家人都外出工作,只剩岳父在家,大树倒塌后严重压毁屋子,包括屋顶破漏、凉棚毁坏、房间家具被雨水弄坏等,损失惨重,庆幸的是岳父赶紧跑到屋后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事发后,家人被迫寄宿亲友家里,我和岳父则留守断电的房子,我和妻子也因此被迫请假至今,以完成维修房子的工作,希望这种情况不会再重演。

现在仍是刮风雨季,每当看到区内所剩数棵摇摇欲坠的5层楼高大树,就会感到非常不安,希望市议会能够高抬贵手,尽速前来砍掉这些大树,以还大家安全舒适的家园。

5层楼高分分钟夺命巴生人怕大风吹倒树 当地居民高举投诉信函,希望市议会尽速协助砍树,以便还他们安全居住环境。右为玛格丽特及右三为蔡梧桐。

未定期修剪越长越高

——退休人士●玛格丽特(75岁)

居住在这已50年,这些大树的树龄相信至少40年或以上,然而市议会多年来从未定期修剪,更夸张的说法是或许每10年才会来修剪一次,而且也真的只是修剪而已,才会让大树越长越高。

大风灾当天,我和媳妇感到不安,站在屋前观察,结果亲眼看到几棵大树倒下的情景,其中一棵倒在草场对面的屋子,而屋子前面的另一棵则倒在草场上。我心里一凉,只能庆幸风向刚好吹向另一边,才不至于压到我们家。

目前一切仍历历在目,心有余悸,希望市议会能够尽速前来砍树,让居民能够安心居住。

另外,我家门前倒向草场的大树至今仍未移走,树根留下的大坑洞严重威胁驾驶者尤其是摩托车骑士的安全,所以我们特地置放障碍物以提醒。

最近常下雨,大坑洞不断积水,我们非常担心将成为黑斑蚊滋生的地点,希望市议会能够赶快过来填补坑洞及移走大树。

陈如坚将加紧督促确保承包商按时砍树

巴生市议员陈如坚受询时表示,市议会确实有接获居民投诉,并且一直都在着手处理砍树的事,惟一切需按程序,包括申请拨款、公开让承包商投标等,而当局原本就预计10及11月动工砍树

“不幸的是动工前却发生风灾,由于多个地区受灾,市议会碍于人力资源有限,还在逐步清理各个灾区。我将加紧督促,确保承包商能够按时展开砍树工作。”

他说,凡获得拨款进行砍树的树木,都会有黄色标记,而上述投诉地点的大树,都已确定获委任承包商砍伐。”

他也说,一些承包商甚至是风灾清理工作和砍树工作同时进行,因此希望居民能够耐心等候,让市议会按部就班完成上述工作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